路上三两事

/ 4评 / 0

和以往一样,从路桥赶到仙居,做完工作后买一张回路桥的车票。到点后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车快开了,上来一个小伙子,披着JJ的外套,是那种黑道老大的披法,有点拽的样子。但身上有股味道,衣服也脏脏的。看到我旁边有空位,一转身就坐下来,外套的袖子随着这个180度的转体直接从我的脸前划过。吓的我睡觉劲都没了,坐下来后拿了一部山寨手机出来,开始打电话了。

车开了,他一直在打电话。我实在受不了那个拽样,闭着眼睛。从他的谈话中,发现他真的是一个混混,但是是一个已经改邪归正的混混。好像是在做生意的,最近在学做北京烤鸭,听他的样子跟某某卖北京烤鸭的老板很熟,老板要教他秘方之类的。还提到他以前的那些小弟,现在还是时不时的干写勾当,说在奉劝他们要“金盆洗手”。怕怕(我),继续睡觉,但我开始对他有一点“好感”,毕竟人家开始学做好人,应该鼓励的。

快下车了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没在打电话了。到站还有5分钟左右,他开始摆弄那部山寨机,开始放音乐了。Dj+陈楚生...之类的。渐渐的开始大声,渐渐的车厢变成了D厅。“好感”没了,彻底的消失。

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午夜分割线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

在车站等同事的车来接我。期间看到一辆军车经过,车前面挂了一个大大的绸布红结,车两边写着光荣返乡之类的。旅客出口处多了一群战士,大部分是海军的,还有几个军官。几个战士的眼睛都是红红的,有的还在擦眼泪,有的战士紧紧的抱在一起,舍不得离开。

原来是又到一年退伍时了,老兵们开始要离开生活了几年的军营,离开共同吃过苦的战友,解下了帽徽、肩章,脱掉了一身军装,意味着告别了部队的生活,但你们永远是个兵,你们仍然是一名人民子弟兵。

新兵们也要开始他们的军营生活了。当他们从一副松散的样子渐渐的磨练出军人的气质,坚强的意志,再有了一群出生入死的兄弟,他们才是一名真正的战士。

  1. CGrrr说道:

    午夜你怎么不当兵?

  2. 西崽猪猪说道:

    我想知道JJ的外套是什么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